怎么就三吨了呢

【德哈】小熊袜子

私设如山
严重ooc
不喜勿入
梗源微博




德拉科·马尔福可以说是最近最火热的明星,哈利满意中带着愤怒盯着屏幕上闪耀的人。

原谅他不用炙手可热这个词,初中老师就讲过这个词不能形容人气旺。

马尔福有铂金色的柔顺头发,冷冷淡淡的银灰色眼睛,和永远得体优雅的行为举止。他不是歌手,不是舞者,但他对每场魁地奇球赛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况且他很擅长开夹枪带棒的玩笑。

球员们恨极了这一套,观众们却很欣赏这一点。

生活嘛,平淡无奇总是太过乏味。

他的手机屏幕在房子里亮着,到处都是绿色的领带绿色的袜子绿色的围巾一类,哈利坐在那儿简直就像是误入了蛇窝的狮子。

微博上的人都在对马尔福今天在节目上的表演大加赞扬,隔着屏幕哈利仿佛都能听到prprpr的声音。

“德拉科今天的头发也是一样好看!为什么我不能拥有这样的发色啊www”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人能把绿领带戴的这么好看我爱了!”

“看这黑西装把我们家少爷衬得真好看你看看这腿这腰!少爷请正面上我!”

看到这一条哈利的脸瞬间绿得跟马尔福的领带一样,于是他冷冷淡淡地起身准备出去走走,走到门边却发现放在鞋边的小熊袜子不见了,反而变成了马尔福的绿色袜子。

这简直不言而喻了。

哈利甜蜜地勾起嘴角。

你们都在为他欢呼雀跃又怎样,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穿了小熊袜子。

【盾冬】 黑猫

豆芽盾×战士冬

ooc,提前说明。

私设盾和冬在少年时并不认识。

       街角的黑猫喵了一声迅速钻入巷尾,少年被人狠狠地摔在地上。

         ——说不清楚是少年还是青年,他太过瘦小,身体砸在地上的时候似乎只是骨头与地面的碰撞。 

         我们勉强称之为青年吧——青年被人推搡至巷子里,随之是一顿粗鲁的叫骂和越来越重的动作。在青年的腹部被人狠狠打了几拳之后,巷子口又传来几声猫叫,轻柔得跟巷子里的情形截然相反。

        剧烈反抗过后的青年躺在地上,已经肿起的眼睛艰难地望向巷口——

         他没想过那样的一眼会改变他的一生。

         黑猫旁蹲着一个男人,黑色口罩挡去了大部分脸,留在外面的眉眼极其锋利。但是在望向舔舐着热牛奶的小猫时紧紧皱着的眉头会出人意料的软化,眼角似乎也温柔地上挑了些。

         好像连那只金属臂都没有那么冰冷的光泽了。

          也许是感受到了青年的目光,正在尝试着把自己刚执行完任务而略僵硬的手放在黑猫柔软的皮毛上的冬日战士抬起了头,对上了青年的眼睛。

         很久之后巴基双眼放空地坐在沙发上说——当时就感觉这双眼睛不应该是这样的,不管怎样都好不会是被这么对待的。

         冬日战士出手,街头小混混能算什么。

         只是在他们离去的时候,几个混混到底还是极其不忿地喊了一句——嗤,不过拿人好处替人杀人的狗东西。

         青年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顶着青青紫紫满是血痕的脸扭曲地笑了笑,伸出手笑得见牙不见眼:“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 

         巴基看着那只瘦弱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握上去。

        开玩笑,一个没控制好说不定就给人家捏断了呢。

        所以巴基最后也只是含蓄地点了点头,没有理会那只伸出来的手。史蒂夫只得收回手,下意识摸了摸鼻子,然后痛的一阵龇牙咧嘴。

        巴基打量了一下史蒂夫,最后还是决定帮他包扎一下,伤得很深。巴基知道在这附近他的名声很不好,于是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开口。

          倒是史蒂夫,不确定地问巴基能不能去他家处理一下伤口,不然到了家附近总有人问长问短。巴基惊讶地挑了挑眉,然后点头答应了。

          说实话,在到冬兵的家前,史蒂夫对于一个杀手的家的想象跟这可截然不同。

         最起码一个杀手的家不会有鲜花吧。

   

         史蒂夫轻轻地嗅,很快地就放松了下来。

          他发誓他还看到了一本手帐。

   

           于是在冬兵写完手账,望了望沙发上睡得正熟的史蒂夫,转身进了浴室去处理自己的时候。

  

             “熟睡”中的史蒂夫睁开眼,轻手轻脚地走到手账本前,一翻开便看见表面冷漠的男人在手帐里近乎撒娇般地写着今天发生的事,先是写自己给猫买了牛奶,然后写自己救了一个金发的有点瘦弱的青年。

         “他的眼睛很好看。”

          接着又写那些骂自己的小混混,史蒂夫看到最后巴基的“太伤心了”忍不住拿起摆在一旁的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拿了自己的衣服转身离开。

   

         等巴基出来时,只能看到今天的手账后面一串工整漂亮的手写体——

         “他们都瞧不起您,但却比不上您。”

          所以当冬兵八十年后执行任务碰到那个骤然变大了的金发青年,他有点惊异,但仍然还是遵守了命令。

          那是他第一次那么想反抗。

          经过一番来自金发混蛋的深情戏法,巴基最后被坑蒙拐骗着上了床。

         在被操到被迫喵喵叫的时候想起了巷口的那只黑猫的冬兵,只能喘息着抬起自己的手臂,绵软无力地锤在金发男人的肩上,换来一阵更加粗暴的动作,忍不住抱怨道:

          早知道就不管你了。



          

          他们可能瞧不起您,但却比不上您。

                                  ——小仲马《茶花女》 

【德哈】夏天

         德拉科想死很久了。

 

         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下的决心。


        也许是突然厌倦了战后的庄园空无一人,厌倦了坐吃山空混吃等死的生活。

    

         总而言之,当德拉科指间夹着烟,火光在夜里时隐时现时,他突然就想好了去死。


         他掐灭烟头,随手扔进精致的烟灰缸中。

    

         三天。在三天之后的冬夜里他就去死。

  

        他打开电视,铺天盖地都是救世主波特的新闻。德拉科着迷地盯着屏幕——乱翘着的黑色头发,上学时的黑框眼镜,给小时候的波特就带来名气的闪电疤痕。

 

         他皱着眉头打了个哈欠——可能是昨晚在天台抽烟着凉了——愚蠢的圣人波特。


        正这么想着,炉火里就走出来了一个人。


        德拉科瘫在沙发上,看清楚来人眉尖抽了抽,觉得该死的眼熟。

  

         可能是多日来糟糕的作息和酒精的麻痹,他思考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就是刚刚还在电视上出现的波特啊。


         也行,德拉科歪头想着,在死前见一见曾经的死对头有什么不好。


         “瞧瞧这是谁,好久不见的圣人波特。”德拉科懒洋洋地坐起来,随手将沙发上的酒瓶搬到桌上,“坐。”他客气地假笑,拢了拢自己的衣袍。


         哈利略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头,过了一会儿还是乖乖坐下,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德拉科。


         “很感谢你之前在马尔福庄园没有指认我。”哈利忍不住捏住衣服下摆,“走在路上的时候看见这套西服,觉得很适合你,就送过来了。”


        德拉科看着哈利的脸越来越红,眼神始终不敢直视他,心中突然就涌上了些许迷蒙的雾气。他无意识地念叨着哈利波特的名字,感觉这个名字在自己冷漠的心脏中似乎冒出了泡泡,甜蜜的糖浆从马尔福微微张开嘴唇时开始发酵,发出potter这个爆破音时舌尖落在微微锋利的齿间,于是马尔福整个人都甜蜜了起来,身体好像沉浮在烟雾缭绕中 。


        他很快清醒了过来,伸手接过那个包装精良的袋子,白的不太正常的手指轻轻拂过哈利的掌心。


         像是被上学时的羽毛笔挠了一下,哈利想。


         哈利走后,德拉科轻飘飘地回到房间,将袋子里的衣服拿了出来。


         是用特细美利奴羊毛做的衬衫,很适合精致的马尔福在夏天的穿着。


         是适合夏天穿的衣服啊。德拉科想。


         那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其实这个梗是在空间看见的

是摘自一本书

我本想这个冬日就去死的。可正月里有人送了我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作为新年礼物。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那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太宰治 《叶》